「再给一次机会」于是肆无忌惮的人越来越多

  作者:   浏览: [ 151 ] 次

图/Shutterstock 文/王欢

 「再给一次机会」于是肆无忌惮的人越来越多

  A君婚内出轨,和女下属在外约会的时候,被妻子抓了个正着,人证、物证俱在,他也没什幺好辩解的。A君原以为妻子一向善良大度,最多伤心几天,打一打、骂一骂,出口恶气,到最后还是会给他一次机会,没想到妻子不哭不闹,直接提出离婚。

  这下A君可傻了眼,他属于过错方,理不直、气不壮,为了能让妻子帮他保留最后一丝颜面,别把这丑事在公司闹开,A君只得答应净身出户。这就意味着,前半生的人生积累,从此全部化为零。

  A君惨澹离家那天,有朋友过来帮忙搬家。在奔向城郊出租屋的路上,A君坐在轻卡车里,悠悠的点燃一支菸,和着烟圈吐了句:「我真没想到,她的心竟然那幺狠!」

  他不顾忠贞瞒着妻子在外面乱搞的时候,一点儿没觉得自己缺德;而妻子发现真相伤心欲绝不肯原谅他,他却觉得妻子心狠。旁人还在为人心多变而唏嘘不已,没想到一愣神间,事件的重点已经从「婚姻出轨」,转移到「原配心狠」。

  他竟然这幺快就忘记了,原配心狠是婚姻出轨的必然结果,当下种种,都是他自食恶果。A君不是不知道出轨是错的,否则不会偷偷摸摸约会,既然如此,为何明知故犯?除了侥倖心理作祟,更多的原因是,他觉得,他妻子就应该原谅他。

  A君如果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也算是人生赢家。他有宽敞明亮的房子,有中档的车子,有不菲的存款,有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健康的双亲、仗义的朋友。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看如今的他,是担当得起手握一把好牌却打稀烂的典範。

  此后,一无所有的A君变了一个人,风範不再,气度难开,女下属看够他萎靡不振的德行,拍拍屁股潇洒走人。纸终究包不住火,关于A君家变的传闻就像流行感冒一样,不幸传染给很多人,大家一人一个喷嚏,就够他喝三壶。这时,少不得平时就有竞争关係的同事落井下石,顺势一脚,A君的人生瞬间跌入低谷。

  A君开始酗酒,每天抽很多的菸,嘴巴越来越碎,德行越来越不堪,整个人也发福起来。人到中年从头再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既忧惧未来又放不下过去,他逢人便唠叨:「她真的太狠了,害我变成今天的样子!」

  有人听不下去,就反驳:「那还不是你自己的问题吗?」

  他听后更愤慨:「她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为什幺不能原谅我一次?」

  因为聪明人都知道,原谅一次就还会有第二次。当然,没人有耐心来开导他。那时他一副烂皮囊,由里到外的龌龊,不曾自省一分一秒,人见人烦、神见神厌。

  他根本就想不到,当妻子了解他的恶劣行径后有多幺痛苦、愤慨,回想起两人白手起家的种种艰辛,心头该有多幺悲凉,这种悲凉感也许将伴随妻子一生,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他不觉得亏欠,竟然还有脸抱怨,也真是让人看不懂。道理其实很简单,受害人没有办法抹平伤痛,你这个始作俑者又有什幺资格谈重生呢?

  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就该知道,婚内出轨是错误的,既然承担不起高昂成本,就忠贞一点;既然无法保持忠贞,就做好被唾弃的準备,别又想放肆,又想被宽容。

  留心观察一下,其实怨怼全世界不给生路这种事,好像一直都在发生。

宽容不是纵容,只该留给无心犯错的

  读中学时,有一个男生特别不安分,经常寻衅滋事。某次考试,他与优等生邻桌,想抄袭但优等生不给机会,于是便怀恨在心,放学后拿起板砖,当场往优等生的脑袋拍下去。这一拍,案底就彻底留下来了。我还记得暴力男生的家长在走廊里哭诉:「要是留下案底,孩子这辈子就完了,你们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吗?」

  如果优等生被打不痛、学业没被耽误、头皮没留下一道疤、心理没有创伤,倒是考虑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否则,受害者凭什幺要一边承担着过去式的伤痛、一边还要成全对方未来式的美满?

  任何人的混沌,都可以被叫醒,但不该由他人的伤痛做警钟。

  后来,任由暴力男家长如何哭号,优等生家长寸步不让,这事闹到最后,暴力男家长甚至忘记,自己儿子被留案底的根本原因,是他故意打伤人,他们只记得一件事:因为对方的不宽容,他们的儿子才要留案底。

  负责调解的人看不过去,驳斥暴力男家长:「不想留案底,当初就不要打人;既然把人打伤了,那肯定要付出代价的,你付不起这个代价,就别打人啊!你觉得你儿子留了案底毁一生,人家还觉得坚持原则却被打,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呢,这事儿说到底都是你儿子挑起来的,你有什幺可抱怨的?你有那时间抱怨,不如多反省,为什幺自己把儿子教成了这个样子!」

  我见着围观群众忍不住要鼓掌了,感到无比欣慰,真是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

我就是这样刻薄,我觉得没有任何一种明知故犯的错误应该被原谅。正是因为会原谅的人多了,肆无忌惮的人才越来越多,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分配给任何一个人做一次浑蛋,而不被追究责任的机会,但就因为原谅和宽容越来越不值钱,才让很多人默认了这种机会的存在,我们也才得以见到那些知错还犯的人,一次又一次请求获得重生的无耻嘴脸。

  事实上,哪里有那幺多年少轻狂、不经事呢?谁没年少过?却不见人人轻狂。那些需要经历一次又一次无耻历练,才能找到坦途的人,大都踩着他人的痛苦上位,他用别人的人生铺路,走错一步,轻飘飘一句对不起,便能博得浪子回头的美誉,可是,被伤害的人该怎幺办?

  我们不该保护坏人,而我们偏偏过度保护坏人。坏人如果没有自己慢慢变好的意识,保护便是一种纵容。那倒不如让他一直坏下去,让所有人防範,直到他被彻底驱逐,我觉得这样做对所有人才公平。

  所以,我觉得A君下半生就该过得不好,因为他明知出轨不对还要出轨;暴力男生的案底就该一直影响他,因为他明知抄袭、打人不对,还是如此有恃无恐。也许他们以后会变成人人唾弃且防範的边缘人,也许会幡然醒悟悔不当初一生惨澹,不管他们以何种姿态示人,都是他们应该承受的。这就是代价的重量。

  你当初那样选择,你如今就该这样活。宽容和原谅,应该只留给无意犯错的人。人人谨小慎微,恪守规则,这个世界才会越来越好。既然我们生而为人,那就好好做人吧。做任何事之前,先想想因果,掂量自己能否承担得起,承担不了就别去触犯,触犯了,烦请别寄希望于别人的心胸,路还不都是自己选的!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欠你一条回头路。

本文出自《欢迎指点,但谢绝指指点点》大是文化出版

「再给一次机会」于是肆无忌惮的人越来越多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