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

  作者:   浏览: [ 555 ] 次

上个週末F1车队群聚于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进行第7次一年一度的上海站GP大赛。经过过去几年Bernie Ecclestone不断推行「亚洲化」之后,F1赛程内的亚洲分站比赛上升至8站 (计入中东地区赛程) ,比重已超过40%,可说是除了欧洲之外最重要的市场,背靠13亿人口巨大市场的上海站更是Bernie Ecclestone计画的重要关键。这项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体育赛事」一直在寻求欧洲传统根据地以外的成长,在美洲市场的开拓失败后,亚洲成为新兴市场的希望所冀,然而在上海站第一份承办合约即将到期之际,亚洲究竟能不能达成F1巨头们的心愿?至少在票房与财务报表上找不到有力的支持。

[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F1老大Bernie Ecclestone透过媒体喊话希望与中国站续签下一份合约。
在亚太地区的传统F1分站举办国如澳洲与日本,F1分站赛事已有悠久历史、赛车运动更是深入民间,日本知名的铃鹿赛道 (Suzuka Circuit) 历史可追溯到1960年代初期的Honda测试场地。由于汽车工业的发达,日本的车迷基础可与欧洲许多国家相匹敌,日本境内的方程式赛事水準和赛道普及率都有深厚的累积。

而日本与澳洲之后下一个加入「F1俱乐部」的亚洲国家-马来西亚则缺乏如此传统,虽然在前首相的大力支持下,马国从1999年举办了第一场F1分站赛事至今。但截至今年为止,马来西亚仍只能担任F1赛事的主办单位和赞助厂商,仅有一个赛季F1赛道出现过马来西亚车手 (但成绩不太漂亮) 。自从马来西亚之后,亚洲出现了一个新的特殊现象:主办F1分站赛已变成了显示亚洲崛起经济体不断壮大的经济影响力的身份象徵,越来越多过去并无举办赛车历史的亚洲国家花费数亿美元建造赛道,不计成本的获得F1分站主办权。

[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   
2007年新加坡砸下7000万美元,成为继澳洲、日本、马来西亚和中国之后,亚太地区第五个「F1俱乐部」成员。2008年新加坡首次主办F1赛事,为了连续五个赛季都成为全年19站分站赛事的其中一场,新加坡政府花费了1.5亿新加坡元 (约1.07亿美元) ,其中新加坡旅游局赞助了60%的资金,其余的资金则来自于星国民间企业。即使计入高昂的场地改装费用 (过去的数据显示街市赛道的长期成本甚至高过传统赛道) ,新加坡旅游局的算盘打的很精,估计比赛週末可吸引超过10万以上的观众及超过7100万美金的相关收入。过去两年新加坡的夜战,F1赛车在无数的聚光灯下横穿狮城商业和历史街区的赛事大受欢迎,为新加坡带来了不少的旅游收入,也让F1赛事在亚洲区更受瞩目。2009年的闭幕战,Abu Dhabi举办的「黄昏之战」,在夜幕降临时举行的分站赛事也带来另一个特别体验。

夜间比赛的好处不少,除了增加新鲜感,夜间较凉爽的天气也能吸引观众更有意愿走入赛道,还可以配合欧洲当地下午的传统F1赛事转播时段,以提升在欧洲根据地的收视率。但前述成功并不是来自于亚洲本土F1市场的成长,而是来自于亚洲主办单位迎合欧洲车迷的努力,所有人都知道夜间比赛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迎合欧洲市场电视转播收视习惯。但若想将亚洲市场变成F1比赛的利润来源,而不仅仅是供欧洲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的国外举行比赛的场所,关键是要激发亚洲车迷对于F1赛事更大的兴趣!

[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以赛车比赛场地最高标準兴建的上海赛道于2004年完工,共花费2.4亿美元、耗时仅18个月。
与新加坡及马来西亚不同,两个「金砖四国」成员:中国与印度在承办F1赛事的竞争更为引人注目。过去上海市政府的态度是「如果兴建了赛道 (政府出资) ,车迷就会进场」,但7年已经结束,当初打的算盘至今仍不算真正实现。2002年10月Bernie Ecclestone宣布上海市获得2004到2010年的F1分站比赛举办权,中国赛车运动从此进入崭新的一页。以赛车比赛场地最高标準兴建的上海赛道于2004年完工,共花费2.4亿美元、耗时仅18个月,如此场地在欧洲至少要30个月。2004年在此举行的第一场赛事成为该赛季最受期待的分站比赛。

透过国有投资经营控股公司:上海久事集团,上海市政府在过去7年给予了充足的财政支援,几乎支付了所有所需费用,包括赛道建设成本、周边配套设施以及每年主办赛事需要的5000万美元。但7年下来上海国际赛道的营收状况始终没有起色,2009年开始甚至连续两年没有首席赞助商。虽然赞助商的退出虽与2008年之后全球经济衰退有关,却也清楚显示了在中国赞助市场赛车运动并没有性价比 (投入远大于产出)。

[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更换比赛日期后,上海站已经连续两年遭遇雨势打扰,这降低了观众的进场意愿。
经过了7年的努力,上海市民对F1赛事的兴趣仍难言提升,赛道离市中心超过30多公里,交通极为不便 (所幸到嘉定区的地铁支线即将开通) 。最便宜的看台门票也要100多美元,而2008年上海市民的平均收入为每月500美元。中国站週末进场人数逐年减少,从2004-2005年的三天共25万人次减少到2009-2010年的三天不到15万人次,下滑比例将近40%。虽然有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多年的亏损也让掌管上海体育事务的官员接受境外媒体访问时透露目前正在评估未来申办比赛的合约细节,以做出是否续约的决定。但由于过去7年高昂的沈没 (已投入) 成本,中国站GP大赛面临骑虎难下的局面,最大的可能还是续约,现在能争取的只是透过降低申办费用使得损失不继续扩大。

至今上海市政府对申办费用仍然秘而不宣,但据英国《F1 Business》杂誌披露的数据,中国站GP大赛申办费用高居榜首,每年高达3000万美元。对比巴林站的价码为1800万美元,在亚洲的其他两站比赛中,日本站的申办费用只有950万美元,马来西亚站的费用虽高,1500万美元也只是中国站的一半。如果新合约的申办费用能降至马来西亚站的水準,未来中国站每年的损失有望降低至5000万人民币之内。

[F1专栏]亚洲F1运动的畸形发展Ferrari车队的装备运走后,明年会不会再运回上海?目前没有人敢打包票。
南非足球世界盃即将到来,足球与赛车虽然技术上差距很大,实则这两项运动拥有许多共通点,拥有不相上下的观众数目,也都以欧洲为大本营。南美洲及亚洲的足球运动虽已有长足发展,以欧洲职业球队相比仍有颇大差距。如果还要加上一个共通性,那恐怕就是中国在这两项领域都乏善可陈。我有理由相信如果能够合法的赠送一个足球世界盃参赛权给中国,FIFA世界足协主席肯定会立刻执行 (考量到巨大的商业利益与赞助商压力) ,那怕中国只是草草打完三场就打道回府。

中国 (包括日本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也相同) 在足球与赛车无法达到世界水準的理由也完全雷同-薄弱的基础层级赛事支持。没有完善的初级方程式赛事发展,一个国家要源源不绝的孕育出F1车手那是天方夜谭。而FIFA世界足球协会的专家建议中国足球运动改革的第一项也永远是「建立完善的学生足球系统」。奥地利区区数百万人,也能诞生出Red Bull车队及知名F1车手Gerhard Berger与三届世界冠军Niki Lauda。奥地利足球国家队水準虽然不及英、法、义、西班牙,但也是欧洲国家盃的常客。有些成就不需要花费鉅资就能实现,但不表示耗资数十亿元,兴建无数顶级球场或是赛道就能够複製一样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