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飙大学

  作者:   浏览: [ 285 ] 次

全球飙大学

在台湾⋯⋯

如果我有哈佛的经费,给我五年、十年,我就可以追上哈佛。──成功大学校长黄煌煇

连买一只笔,也要照程序走!──台湾科技大学校长廖庆荣

台湾高教最可怕的两个字就是「报部」,凡事都必须报告教育部,得到批准才能做事。──清华大学副校长冯达旋

台湾只有两种大学,国立教育部大学、私立教育部大学。──辅仁大学校长江汉声

政府漫无节制的开放学校升格大学,但不该管的又管太多了。──佛光大学副校长刘三锜

只有5%经费来自政府,政府却管东管西。只给5%,就管5%的事。──义守大学校长萧介夫

在国外⋯⋯

我们的共同梦想是,韩国哪天出了一位诺贝尔奖得主,会出现在我们校园。──韩国浦项科大化学系四年级尹瑞罗

新加坡国立大学成功法人化经验,首要的改变从人才制度鬆绑开始。──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陈祝全

没法人化,首尔国立大学是南韩第一,法人化后才有可能世界第一。──南韩首尔国立大学前校长李长茂

香港的大学自主性高于台湾,一切向国际标準看齐。不只教授薪资具有竞争力,学校经费如何运用,也多是学校说了算。──香港城市大学校长郭位

解除禁令,放手让大学自主发展全球加速高教鬆绑,台湾原地踏步

企图心旺盛的亚洲国家,这几年已展开激烈的高等人才竞赛。起步没有差太多的台湾,因为别人跑太快或自己跑太慢,近年来已被邻近国家一个个追过,而抛在后方。从各国第一名校的排名可一目了然。根据最权 威的英国高教评鉴机构Quacquarelli Symonds(简称 QS)世界大学2012年百大排名:香港大学第 23名;新加坡国立大学第25名;日本东京大学第30名;南韩首尔国立大学第37名;中国北京大学第44名;台湾的台大为第80名,比亚洲各校落后许多。其中,首尔国立大学原本输台大,第33名的香港科技大学,成立只有22年,名次都已超过有80多年历史的台大。

全球、亚洲都在高速飙大学,奋力向前,台湾则似乎好整以暇,慢步当车。事实上台湾近年展开多项高教改革,包括修改大学法、推出5年500亿计画、行政鬆绑等,是往对的路上走。「但台湾政府实在太慢了,」即将卸任的台大校长李嗣涔忍不住说。高教鬆绑是全球共识,其中推动大学法人化、给予大学更多自主性,是关键措施之一,让大学得以像私人企业一样自由运作。香港、新加坡的大学都已法人化,日本从2004 年全面推动大学法人化,首尔国立大学也在2010 年底完成法人化。

遇到困难就缩手,推动法人化屡碰壁

但,台湾呢?2000年台湾教育部开始思考法人化,跟新加坡、韩国、日本几乎同步启动。但至今其他国家的大学都已经完成了,台湾还陷入无穷无尽的讨论中。目前台湾公立大学的法人化大多胎死腹中,只剩下成功大学可望成为首个自主管理的试办学校,实验三年后再来评估是否扩大。但是等成大实验成功,也已经再落后亚洲国家五年到十年了。

成大校长黄煌煇,一路参与台湾高教鬆绑的战役,点点滴滴看到眼里。台湾2006年做可行性评估时,选择美国、德国及日本三国教育系统分析,黄煌煇一直是核心成员之一,2008年他到日本参访东京大学及大阪大学。2010年,台湾各大学校长在全国教育大会上讨论法人化,然而,校产问题(公立大学资产动辄千亿,法人化表示大学得以变卖、抵押)、教职员身分问题(法人化表示教职员将失去 公务人员的退抚待遇)、学生抗议问题(法人化表示学校可以自由调涨学费),阻力太多,让案子最后无疾而终。

对照之下,南韩政府拿出决心处理棘手问题。同 在2010年,一群学生占据首尔国立大学校长室,抗议法人化,校长被「监禁」达12个小时,政府与教职员、学生沟通80多次,最后由国会强行通过,对于应该做的事,不受民粹绑架。

全球陆续放宽限制,台湾还在裹小脚

全球大学都在解除禁令,放手让大学自主发展,迎接竞争。台湾的大学却依然受到法令及制度的各种限制,像被裹了小脚,前往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被大小栅栏东绊西挡。「台湾最不自由的行业有两个,一个是金融,另一个是教育,愈不自由开放愈没有竞争力,」一位社会观察家指出。「台湾最可怕的两个字就是『报部』,凡事都必须报告教育部,得到批准才能做事,」清华大学副校长冯达旋指出,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不需要报部的事情是非常少的。

大学被当作青少年,凡事18禁 8大关键 凸显台湾高教不自由

台湾的大学有多不自由?看看别人能做什幺可以
一窥:

新加坡可以聘外国人当校长;南韩可以用年薪127万美元,聘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任教。也可以打造一年只收300多名精英学生的专业理工大学;中国可以拥有年营收超过2000亿台币的校办企业、挹注经费。北京大学持有方正集团七成股权。美国哈佛大学在2009年发行15亿美元的债券筹资;纽约大学则买房地产出租赚钱⋯。

这些,都是台湾的大学无法想望的。 当别人想尽办法往世界一流大学的路上攀升,台湾到底都在做什幺?受到哪些限制?以下是其他国家竞飙高等教育的八种关键作法,与台湾的现况作比较:

世界潮流是财务自主与财源多元 在台湾是没钱没管道,校长卖麵包募款

「没有钱,什幺一流大学都不必谈,」李嗣涔强调。一般人大概都不知道,比起别人,台湾的大学有多「穷」。台大一年的预算全台大学最多,150 亿,成大为100亿。私校更惨,状况好的辅大(学生 数和台大差不多)是50亿,而如义守大学才25亿。那别人呢?QS排名第三的哈佛大学,预算是40亿美元,是学生数还比哈佛多1万的台大的八倍;

首尔国立大学是31亿美元,台大的六倍。「如果我有哈佛的经费,给我五年、十年,我就可以追上哈佛,」黄煌煇豪气表示。

北京大学单单教学研究经费就12亿人民币,中国的清华大学,教研经费20亿人民币,有钱花个3亿人民币买核子反应炉做研究。台湾的大学可花不起这种钱。 「我们已经透支四、五年了,」中央大学副校长刘振荣感歎,中央大学一年经费约50亿,但绝大部分是老师的产学经费,「学校可支配的约18亿,付掉人事费14亿,只剩4亿可以用,」他说,但水电费一年就要1亿,近年来水电涨价,一涨就是2000∼3000万元,让中央大学「很惊恐」,接下来二代健保要涨,学校「更惊恐」了。钱是大问题,那台湾的学校有哪些管道找钱?

靠企业捐赠存活,竟然还不能抵税

一般而言,有五项自筹款,含捐赠收入、场地设备管理收入、推广教育收入、建教合作收入、及依据校务基金设置条例取得之有关收益。哈佛大学截至2012年6月的会计年度,总经费中有35%是捐赠、21%赞助,百分之百可抵税,私人的捐助显然是最主要来源。然而,台湾法令对捐赠行为有种种限制,规定对私人学校捐款,只有20%能抵税,对公立大学现金捐款可百分之百抵税,但实物就不行。

如果企业直接捐赠一栋大楼,这大楼每年的折旧还要算在帐上,等于直接减少学校可支用经费。 台北大学主任祕书李孟峰指出,台北大学募10亿元盖大楼,按50年摊提折旧,一年是2000万,也就是校务基金每年自动少掉2000万,而这是台北大学自己筹的钱,竟还要受到政府《审计法》管制。

全球飙大学

全球飙大学

全球飙大学

台湾科技大学校长廖庆荣指出,去年西门子捐赠台科大8000万左右的软体,但一毛都不能抵税。「这幺搞,大家都不想捐了,」李嗣涔说。

校长要四处筹钱,找金主盖新大楼

私校就更惨了。景文科技大学校长郑永福表示,景文每年拿到的捐赠「可说是零」,只有各别系所 有校友捐赠个几十万。另外,哈佛大学在公开市场操作基金的模式行之有年,稳定为学校赚进4%以上的报酬率,金融风暴期间曾损失1/3,现在差不多都回来了。

儘管台湾也容许大学操作财务,但缺乏好的配套规则。廖庆荣指出,学校捐赠收入可用于投资、买股票,但如果要卖股票,必须教育部及国有财产局同意,行政程序就要花一个月,市场状况早就改变,哪来得及?目前台湾的各大私校几乎都穷得必须四处找钱。「我应该是台湾最会募款的校长了,」辅大校长江汉声一天到晚为兴建新大楼找金主:鼓励校友以每月千元的小型捐款赞助;为印製学校T恤找上爱迪达合作以免花钱;未来还想尽各种新管道筹钱,包括要销售辅大自产的波萝麵包、冰淇淋,与某家有20个店连锁系统合作。

如何解决经费问题,是台湾高等教育未来竞争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