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尊重还是任凭?《士师记查经(一)》

  作者:   浏览: [ 783 ] 次

经文:士师记十七至十八章

士师记满载以色列人信靠神,离弃神后被仇敌击败,向神悔改,藉着士师蒙拯救,又渐渐败坏的历史。其中我们将特别透过十七章与十八章的内容,探讨亲职教育如何造成家庭甚至一个以色列支派的影响。

第十七章记录以法莲人米迦的母亲由于任由孩子偷窃,导致一家的荒唐事迹;第十八章则记录以色列但支派的人,携家带眷抢夺,导致但族的沉沦。

(一)糊涂母亲糊涂爱

米迦的名字原意是「谁像耶和华?」但米迦的母亲,因为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被偷走气愤咒诅,并将这件事情告诉儿子。

米迦母亲咒诅之强烈,让偷钱的儿子抵挡不住只好承认说是自己拿了,但此时原来情绪激动的母亲,却突然冷静下来,竟当场祝福作小偷的儿子(士师记十七章1-2节)。

放任带来行为负增强

我们不禁要疑惑:为什幺会这样?孩子有错母亲却不训诫,这是行为与道德教育的疏失;孩子有错母亲不但不追究还给他钱,这是负增强,强化了孩子的错误行为。在管教上赏罚不分,这是米迦母亲的错误与糊涂。

米迦还了银子,作母亲的还立刻分他银子,她吩咐儿子把钱献给耶和华,她想用钱解决儿子偷钱的行为,或许还想用奉献讨上帝的喜悦以替孩子赎偷窃的罪,献的方式竟然是拿钱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一次献两个偶像,用慷慨表达诚心以求耶和华的赐福。

她心里知道有耶和华,却不知道或不遵守不可以造偶像拜偶像的吩咐。米迦母亲扮演的是金钱的供应者,她用金钱解决孩子犯错的行为,用金钱维繫亲情,亲子关係用放任维持表面的和谐,以至于面对孩子犯错却不教导。

一个是非不分的母亲,在教育上糊里糊涂地爱儿子;一个律法不明的母亲,在敬拜上糊里糊涂地教导儿子;一个真理不辨的母亲,在信仰中糊里糊涂地向上帝献祭(士师记十七章1-2节)。

人的有限与不足,要回转到上帝面前;上帝是一切爱的源头,透过神的话,我们可以学习上帝「爱的原则」:

一、爱可以沉默,不能冷漠:当以色列人不断行恶,上帝有时「任你行恶」,看似沉默,但不是撇弃不管,不是冷漠旁观;上帝在沉默中仍然与祂的子民同在,祂是受苦的等待,以爱企盼随时愿意伸双手拥抱浪子回头。

上帝教导正确的爱

二、爱可以宽容,不能纵容:上帝忍耐人的一知半解,忍耐假神窃取独一真神的荣耀。上帝总是给人第二次的机会,上帝对悖逆的百姓非常宽容,百姓受苦的时间相对的比较短,只要悔改求救上帝就拯救,接着百姓享受太平的时间相对的比较长。

但以色列百姓一次又一次的悖逆,总是过段时间就忘记上帝,上帝却从来不忘记祂的子民,然而上帝对人的犯罪并不纵容,除了差派先知不断地警告百姓,更藉着四围的仇敌管教百姓。

三、爱可以供应,不能有求必应:以色列人曾经在旷野漂流了四十年,有吗哪、有鹌鹑、有磐石流出水来,以色列人连鞋都不曾穿破,显明上帝在各方面的供应完全足够,上帝又屡次施行神蹟,直到引领以色列人过约旦河、攻耶利哥城、进迦南。

然而,上帝不是有求必应,上帝吩咐以色列人进了迦南,就必须靠自己去争战来赶出迦南地的遗族,结果以色列人不能赶出迦南人,导致日后吃尽苦头。

四、爱可以牺牲,不能轻看牺牲:上帝的爱是完全地付出而且不求回报的,爱到一个地步,祂差派独生爱子为人的罪牺牲。但耶稣基督在上十字架以前,有三年多的时间持续教导与传福音,也曾避开危险不落入敌人的圈套,祂不随便牺牲、不任意牺牲、不轻看牺牲,直到上帝的时候到了,主耶稣不逃避牺牲。

设立对错恩威的标準

作为父母的若爱孩子就要教导他们,教导需要学习上帝的方法,祷告求上帝赐给我们智慧。

一、对错分明:

孩子原是单纯无知,必须针对行为明确地告诉他:「这是不对的行为!」「这是好的行为!」孩子根据外在重要他人的教导,才能慢慢建立内在判断的标準,才有自我规範的自制力。

米迦的母亲可以称讚米迦很诚实,因为孩子有勇气承认自己拿了钱,但是却不应祝福米迦偷窃,最好在当下就要义正辞严先教导一番,又警告下次不得再犯,并且约定如果再犯,具体的惩戒是什幺,万一孩子再犯,必须确实执行所约定的惩戒。

二、恩威并行:

当孩子犯错的时候,成熟的父母儘管生气但是不能冲动,试着用平静的口气进行「爱的汉堡管教法」。

第一层是美味堡─先讚美或肯定孩子最近具体的进步和优良的表现,例如:「我看到你昨天帮忙洗碗,洗得很乾净」、「这个星期天,我看见你自己整理书包,很有责任感,你很棒!」

第二层是必须成长的事实─先试着了解孩子的想法和说法:「我很想知道你拿钱的想法和原因!」然后要耐心听孩子的表达,要洞悉他的动机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要评估他的行为是初犯或者是一再违犯?

父母更可以诚实地表露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现在,你偷了妈妈的钱,妈妈很难过!」

最后要警戒并约定:「这次原谅你,下次再犯,打手心三下,你同意吗?」万一孩子真的再犯,母亲必须很坚持:「我们上次约定要打手心三下的。」并且必须确实执行。

管教要适当与合理

惩罚时则要注意:首先惩罚的说明要具体明确;惩罚的程度要有层次,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方式要多元,比如从抄作业、扣零用钱、不准玩电脑、做家事、到打手心或打屁股,打的次数从少到多;也可以透过剥夺孩子最想要或最喜欢的,比如不能玩电脑一个礼拜,或者增加他害怕或不喜欢的,比如罚拖地三天。

其次要提醒家长,惩罚要合情合理而且合法,不要订下过度的或者父母做不到的惩罚。有一位爸爸面对孩子又犯错了,他气急败坏忍不住就脱口恐吓说:「再犯!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过了不久孩子又再犯,爸爸当然没有打断他的腿啦!

当孩子知道爸爸原来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就失去对爸爸的信服力,学会赖皮,甚至会心存侥倖挑战你的底线在哪里?可是,万一爸爸失去理智真的打断他的腿,就构成伤害罪或家暴罪,肯定吃上官司还可能失去对孩子的监护权,这样的惩罚所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

惩罚一定要注意孩子的安全,要用安全的「工具」比如整理过的竹子或粗细适中的「爱的小手」,父母亲不要在气愤中随手抓到什幺就用什幺来打,打的次数和力道也要注意;打的部位以手心、小腿和屁股比较适当,避免打耳光或头,容易造成严重的伤害。打是乾脆的举动,父母亲可以跟孩子说明为什幺打他,但是不要边打还边用言语羞辱他,最后,惩罚要顾及孩子的尊严,最好在房间里单独实施。

「打」,对年纪小的孩子比较有立即性的效果,年纪越大的孩子就越要减少甚至避免用打来处罚,因为这时的他自主性强又身强力壮,父母亲打他非常容易挑起他离家出走或激烈反抗的行动,甚至还可能跟父母亲对打呢,一旦失控就更难处理了。

(未完待续,作者为台北信友堂会友)